枣庄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西安垃圾处理专家被报复砍伤提导流袋坚守岗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8:40:14 编辑:笔名

西安垃圾处理专家被报复砍伤 提导流袋坚守岗位

手术后,郭随宝提着胰流导流袋,冒着伤口感染的风险,依旧坚守在江村沟垃圾填埋场的工作岗位上。(资料图)

坚持原则,严把工程质量关,他得罪过同事、施工队和几乎所有监理;秉公收取垃圾处置费,他被黑车主威胁报复,家门口砍断半个手掌;带病外出调研,他被同事“押”回古城,直接送到手术间;放不下工作,他偷偷拔掉针头,带着胰液导流袋,奔赴江村沟垃圾填埋场的工作一线……

西安市固体废弃物管理处总工程师郭随宝,是病床上的“逃兵”,却因为坚持原则、秉公办事、勤学钻研,成为垃圾场上的战士。

■贺萌

垃圾处理场“挖”来一个紧缺人才

位于西安市东郊灞桥区狄寨塬上的江村沟垃圾填埋场,是西安市政府投资建设的唯一一座大型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。目前,日处理生活垃圾均量达到5000吨,是全国最大的生活垃圾填埋场。

“2005年前的江村沟垃圾场,环境简直糟透了!”这一年开始担任固体处处长、垃圾场总负责人的狄生忠告诉,那时候在垃圾场办公,仅苍蝇一项就让人难以忍受。“苍蝇多得吓人,黑压压地爬满了电线杆,使整个杆子都变成了黑色。玻璃上的苍蝇尸体粘了硬硬一层,必须用钢刷才能清除掉,而垃圾中的污水沿着唐家寨沟流下去,严重污染了水库的水质。”

正是这一时期,陕西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院人员郭随宝,作为垃圾场紧缺的技术型人才,被“挖”了过来任总工程师。因为在江村沟垃圾填埋场二期建设中任工程监理时的出色表现,他被相中。从设计院到多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垃圾场,他没有丝毫犹豫。

隔行如隔山。在设计院工作21年,做了11年设计,10年监理之后,垃圾场成了郭随宝新的战场。这一全新领域,他必须从头开始。但是5年来,凭借刻苦钻研,他逐渐成了垃圾处理领域不折不扣的专家。

他用牛粪解决了垃圾处理中的难题

2005年,在污水厂运行过程中,为了让垃圾渗沥液达标排放,郭随宝访遍了西安市大专院校和污水厂专家,上查询,基本掌握了各项技术工艺,但是厌氧池的处理效果却始终不佳。为此,他打长途咨询武汉市垃圾渗沥液厂有关人员,在得知往池中添加牛粪可提高细菌成活率,达到理想效果后,他冒着大雨,开着翻斗车前往北郊草滩农场,跑了4家养牛场,终于买回几十吨牛粪。运回垃圾场后,又和工作人员一起,用担子一趟一趟挑到厌氧池。最终使垃圾渗沥液处理调试成功,彻底解决了垃圾渗沥液对下游的环境污染。

在垃圾场下游大坝改造过程中,施工单位在铺设大坝排污管道时严重偷工减料,在没有经过业主检查的情况下,私自将管道回填覆盖。凭借经验,郭随宝对8天的工程量2天内完成产生质疑,坚决要求扒开覆土。而施工单位软硬兼施,想方设法蒙混过关。为了求证,他亲自主持开挖工作,使施工队的伎俩暴露,在铁证面前,不得不重新返工。

逃不过郭随宝的火眼金睛,抵不过郭随宝的原则强硬。在垃圾填埋作业中,郭随宝的严格要求,对违反操作规程的职工不留情面,也得罪了不少自己人。

工程监理的工作场所在工地。但是,在狄寨塬上,因为和城区相差三四摄氏度,风大,又冷又臭,很多监理都不愿下沟,他们对工程的进度完全不了解,只管坐在办公室里盖章,在工程质量监管中埋下了不少隐患。这让郭随宝又急又怒,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很多人。因为常常一见面就被骂,几个监理甚至不敢见他,怕“当这么多人的面,下不来台”。

黑车主不交垃圾费砍断了专家的手掌

固体废弃物管理处是西安市市容园林局下属的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,社会单位垃圾处置费是管理处唯一的经济来源。2006年以前,这项工作存在不少漏洞,全市有近50辆社会单位垃圾车从不缴纳垃圾处置费,每年给国家造成6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。

为了解决这个既得罪人又棘手的问题。2006年元月19日起,郭随宝就和处领导一班人在垃圾场24小时设立检查站,要求每辆社会单位垃圾车缴纳16.5元/吨的垃圾处置费,绝不徇私情。这使一些人的利益受到损害。他们扬言威胁,恐吓,要郭随宝放人一条生路,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甚至带着家伙闯进办公楼进行打砸,郭随宝却始终没有退让。

2月28日,郭随宝在家门口遭到黑车主报复,被两名陌生男子人砍断了半个手掌,导致右手至今不能灵活使用。

他提着胰液导流袋多次从病床上逃脱

由于长期操劳,郭随宝先后5次生病住院,却始终坚持带病工作。

2009年8月,他拖着病身坚持跟随考察团前往其他省市调研污水厂情况,为改建污水厂做准备。途中几次便血,处长让他立即回家接受治疗,他却借故再三推脱,没有办法,同事们把他“押”上飞机硬送了回来。随即在第四军医大学做了脾切除、胰尾切除和胃切开手术。

郭随宝病了,每天到医院科室领取3个瓶子、1个输液袋、向大夫汇报病情的却是妻子袁艳琦。手术后,他提着胰液导流袋,多次从病床上逃脱,冒着伤口感染的风险,依旧工作。

袁艳琦是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。说起这个 “不听话”的丈夫,袁艳琦几度哽咽。在这个三口之家,她既是保姆、护士,也是秘书。因为右手受伤,郭随宝操作电脑键盘的速度受到影响,经常需要借助妻子的手整理资料。袁艳琦已经记不清多少次被丈夫从睡梦中摇醒。

对于丈夫放弃待遇好、说起来体面的设计院工作,到又脏又累的垃圾场任职,妻子袁艳琦始终没有从心底同意过。“我也是党员,知道他做的是对的,他带病上岗的时候,我常说世界离了你难道就不转了,反反复复地说,却改变不了他的做法,我能做的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,全力支持他。”

刘永丽

亲子乐园
装修日记
人工智能